略有点杯具的杭州之旅

国庆节在实验室泡了两三天,实在是太没激情了,觉得再不出去走走就太对不起国家了~老石提议去杭州走走,一向很宅很懒的我说再考虑考虑,虽然也有点想出去但还是感觉出远门麻烦。要说做决定这方面还是老石牛逼,每当我犹豫不决要不要买一些装B东西或风骚衣服时,老石总能帮我下定决心,这次自然也被他怂恿成功了。

晚上去南站轮滑,正好上去买票,买了一张早上6点多的过路车,美其名曰:这辆车只要不到两小时就到了,八点多到还可以在西湖逛逛~第二天早上五点多起床,背上沉重的轮滑鞋,我和老石就这么出发了~到了南站才发现,我们对天朝这个长假交通还是没有清醒的认识啊,车站电子屏上只说晚点,连晚多少都没提,我就日了,早知道就不该买什么过路车。到了将近七点终于上火车了,我心说还不错,没晚多久,虽然买的是站票,但由于是快到终点站了,座位比较多,随便坐了下来。眼睛随便往外一看,电子屏上赫然不要脸的显示着八点开,我再日,你有必要在上海停一个小时嘛~算了,睡吧,眼不见心不烦,谁让买了一张不带字母的野火车呢~

到达杭州站时已经是十一点多了,合着我们五点多起床,6个多小时才到杭州,哎,啥也不说了~第一站自然是老石的母校——浙江大学,顺便说一句,交大也是老石的母校,伯克利分校也是,大家懂得!到了浙江本想自己寻觅个食堂吃个饭,没一会就迷路了,最后还是叫了一个老同学出来当导游。吃了饭就开始找住宿啊,我们心想着杭州也没有SB会,住宿价钱应该不会像上海这么SB吧,住个小旅馆神马的应该更便宜吧,嘿嘿~在同学带领下走了几家从外观看就可野的店,开门全是200不还价,我再再再日了,比我们学校门口还贵,比上海的价钱还SB~最后来到一家貌似家庭旅馆的地方,180,凑合住吧,反正就住一天,准备上楼时老板居然问,你们需要毛巾洗漱用品吗,免费的。。。一句说让我更加确信这是家野店,哪个旅馆不都是直接摆房间里,还问需不需要的,我付账的时候还想问你们需要付钱吗,真是的!

在浙大感叹了无数遍“人家这楼真牛逼”,“人家这实验室真上档次”了之后,我们决定轮滑前往西湖,坐在浙大门口的地上,来了一张颇具艺术感的留念~红鞋脚扑朔,绿鞋眼迷离,安能辨我和老石?

去西湖的路况还是相当复杂的,溜了一段之后老石就表示要换鞋,咱作为一个爱装B的轮滑新手,怎么能换鞋呢,我就扶着老石走啊走,终于来到了西湖十景之一的曲院风荷,赶紧拿出手机I’m at一下~嘿嘿,后来发现我不是为了旅游而来,我就是为了I’m at而来的~哎

西湖的美景确实不错,不过看着却让人有种说不出的伤感,因为这地方太不适合旅游了,全是一堆一堆小情侣在偷情,哎~俗话说的好:“天空越蔚蓝,就越怕抬头看,电影越圆满,就越觉得伤感”,看着一对对小情侣kiss来kiss去,我只想一脚把他们踹到西湖里去。我和老石逛啊逛啊,一路上看美女成为走下去的唯一动力啊,没有白娘子般的女人,只有金轮法王般的男人~来的时候我们是抱着轮滑刷街刷个白娘子回去的决心,其实能刷个法海就不错了,千万别刷个金轮法王~第二天临走前又去了趟西湖,躺在湖边的草地上,偷看了会旁边的情侣亲亲。看着波澜不惊的湖水,让我总有种这水是电脑做出来的感觉,轻轻的风吹着,又让我突然特想听谢雨欣的《遥望》,初中时妞妞整天跟我唱这歌,让我当他歌迷,呵呵~总觉得中学大学的时光除了学习没干别的事,但却总是不经意的回忆起来,怀念起来,让人忍不住想回去看看。不咋搭界的东西被这奇妙的美景掺和到了一起,又让我伤感了一把,转眼看了看老石,懒洋洋的躺着那,露着肚脐睡觉(我掀的衣服),嘿嘿~